Merck
主页细胞测定血管生成测定

血管生成测定

血管生成检测
微流控血管生成检测 内皮细胞粘附、侵袭和迁移检测 划伤愈合检测 内皮细胞表征 内皮细胞和培养基

血管生成是生成新的毛细血管的过程,是包括肿瘤生长和新陈代谢在内的许多正常(生殖和伤口愈合)和病理过程的基本组成部分。血管生长异常可能是许多致命和衰弱疾病的潜在原因,包括癌症、心血管疾病、中风、糖尿病和年龄相关的失明。

在肿瘤中,信号转导失调和缺氧条件导致持续的失控的血管生成,这是肿瘤生长和转移的必要组成部分。慢性炎症机制,如活性氧(ROS)的产生和促炎症细胞因子的分泌,都可以促进肿瘤进展期的血管生成。肿瘤中的血管生成信号转导与正常的血管生成类似,由可溶性生长因子、膜结合受体和细胞-细胞及细胞-基质相互作用介导。这种信号控制细胞迁移,这对血管生成至关重要。然而,肿瘤血管生成与正常血管形成之间存在许多差异。肿瘤内皮细胞比非肿瘤内皮细胞增殖快。肿瘤血管与正常血管在形态、渗漏增强和结构异常等方面存在差异。最后,肿瘤血管往往不能将氧气输送到所有肿瘤组织并清除肿瘤组织中的废物,导致肿瘤细胞经常坏死。

癌症血管生成

图 1.癌症血管生成。肿瘤可以刺激附近的正常细胞产生血管生成信号分子,从而形成新的血管。这些新的血管反过来为生长中的肿瘤提供氧气和营养,使癌细胞侵入附近的组织,在全身移动,并形成新的癌细胞群,称为转移瘤。

血管形成检测

体外血管生成细胞检测为使用ECM凝胶或纤维蛋白ECM凝胶评估内皮细胞管形成提供了一个96孔形式的方便的系统。

HUVEC血管生成检测

图 2.HUVEC血管生成检测。

于37 °C,在ECM基质中孵育6-10小时后,HUVEC细胞可形成丰富的管状血管网络,该产品提供于体外血管生成检测试剂盒(货号ECM625)。

Loading

微流控血管生成检测

研究化合物如何影响血管生成,无论是促进或抑制新的毛细管形成可以产生能够影响伤口愈合、组织再生、心血管疾病、中风、肿瘤进展等的治疗方法。Millicell μ-血管生成活化和抑制试剂盒提供了一种强大的、定量的活细胞小管形成变化的监测平台,其具有前所未有的光学分辨率。

异硫氰酸盐浓度的增加

图 3.随着异硫氰酸盐浓度的增加,如下图所示,HUVEC细胞的亮场和calcein-AM显微图中,血管的平均长度和分支点的平均数量均有所下降。

内皮细胞粘附、侵袭和迁移检测

内皮细胞通过基底膜侵入肿瘤内从而形成新生血管。侵袭过程包括基质金属蛋白酶(MMPs)的分泌以降解基底膜、内皮细胞的激活以及细胞在基底膜上的迁移。对侵袭的认识对于研究受损组织及以癌症为例的疾病中血管生成机制具有重要意义。

QCM™ Boyden室细胞侵袭检测能够实现关于体外细胞入侵、血管通透性、一层内皮细胞粘附和迁移的方便、灵敏的定量检测。

Loading

划伤愈合检测

划痕法是研究细胞迁移和血管生成的一种常用方法。简而言之,内皮细胞为汇合型生长,伤口是通过用移液器吸头、针或细胞刮板清除单层细胞的一个区域而产生的。细胞的填充首先通过迁移发生,尽管在清除区域的细胞最终也会增殖。但已经证明难以扩大这种技术的规模,因此难以对干预伤口修复的分子事件进行生化分析。Cell Comb™划痕测定满足了对能够以较高通量产生多个划痕伤口的简单工具的需求。

请阅读我们的自然应用说明

划伤愈合检测

图 4.划伤愈合检测

Loading
内皮细胞表征
Loading

内皮细胞和培养基

由于原代细胞直接来源于活组织从而具有生理相关性,因此在生命科学研究和药物治疗中得到越来越多的应用。我们很乐意提供Cell Application公司的原代细胞,包括内皮细胞和来自微血管、主动脉、冠状动脉、肺、肺和脐带(HUVECs)组织的优化生长介质。

鹅卵石形态

图 5.(A)人脐静脉内皮细胞的鹅卵石形态,HUVEC;(B) VEGFR2抗体免疫标记的HUVEC(绿色);(C) DiI-Ac-LDL染色的HUVEC(红色),内皮细胞特异性识别并内吞乙酰化的载脂蛋白;(D) HUVEC与人真皮成纤维细胞在VEGF存在下培养时形成囊状CD31/PECAM阳性(绿色)结构。

参考文献

1.
Folkman J. 2002. Role of angiogenesis in tumor growth and metastasis. 29(6Q):15-18. http://dx.doi.org/10.1053/sonc.2002.37263
2.
Nishida N, Yano H, Nishida T, Kamura T, Kojiro M. 2006. Angiogenesis in cancer. Vascular Health and Risk Management. 2(3):213-219. http://dx.doi.org/10.2147/vhrm.2006.2.3.213
3.
Ergul A, Alhusban A, Fagan SC. 2012. 血管生成. Stroke. 43(8):2270-2274. http://dx.doi.org/10.1161/strokeaha.111.642710
4.
Tahergorabi Z, Khazaei M. 2012. Imbalance of angiogenesis in diabetic complications: The mechanisms. Int J Prev Med. 3(12):827. http://dx.doi.org/10.4103/2008-7802.104853
5.
Adamis AP, Aiello LP, D'Amato RA. 1999. 3(1):9-14. http://dx.doi.org/10.1023/a:1009071601454
6.
Yurchenco PD. 2011. Basement Membranes: Cell Scaffoldings and Signaling Platforms. Cold Spring Harbor Perspectives in Biology. 3(2):a004911-a004911. http://dx.doi.org/10.1101/cshperspect.a004911
7.
Liang C, Park AY, Guan J. 2007. In vitro scratch assay: a convenient and inexpensive method for analysis of cell migration in vitro. Nat Protoc. 2(2):329-333. http://dx.doi.org/10.1038/nprot.20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