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G®标记细菌和哺乳动物表达载体

FLAG® 标签表达载体图谱和3xFLAG® 多肽

细菌和哺乳动物表达载体或表达构建体是环化的DNA转染质粒,常用于过表达目的重组蛋白。载体构建体中独特的编码序列包含能够被转染细胞自身蛋白合成机制识别的启动子元件,以驱动掺入的蛋白质序列表达。

FLAG®表达系统是一种表达、纯化和检测重组融合蛋白的成熟方法。FLAG®和3xFLAG®试剂均已被证明可应用于多种用途,例如免疫印迹、免疫细胞化学、免疫沉淀、流式细胞术、蛋白纯化,以及蛋白质互作、细胞亚显微结构和蛋白质定位研究。在使用我们的高特异性、高灵敏度ANTI-FLAG®抗体时,这些小的亲水标签有助于更好的检测和纯化重组融合蛋白。

FLAG®和3xFLAG®表位标签DNA序列和多肽氨基酸序列

FLAG®表达系统利用了一个短的、可与目标重组蛋白融合的亲水8-氨基酸肽。由于其亲水性,FLAG®肽可能定位于融合蛋白的表面。因此,FLAG®肽易于被肠激酶(Ek)切割,也便于抗体检测。除此之外,FLAG®肽标签很小,因而不大可能遮蔽其它的抗原决定簇或结构域,也不会改变融合蛋白的功能、分泌以及运输。

3xFLAG®系统在最初的系统基础上做了改进,它融合了3个串联的FLAG®抗原决定簇(22个氨基酸)。含有3xFLAG®的融合蛋白的检测比任何其他系统提高多达200倍。与最初的FLAG®标签一样,3xFLAG®也是亲水的,含有Ek切割位点,并且相对较小。因此,蛋白质功能改变、遮蔽其它抗原决定簇或是溶解度减小的风险被降到最低。

Flag和3xFlag氨基酸

FLAG®和3xFLAG®氨基酸序列

通过肠激酶可以去除N-末端FLAG®(8氨基酸)和3xFLAG®(22氨基酸)标签,在Asp-Asp-Asp-Asp-Lys氨基酸序列标签的C-末端之后进行切割。

FLAG®和3x FLAG®细菌和哺乳动物表达载体产品

经典的FLAG®和3xFLAG®表达载体已转型为SnapFast™表达载体——将两个功能强大的系统整合到一个产品中。有关SnapFast™系统的其他信息,包括背景和热门图谱、选择图和SnapFast™常见问题解答。

借助T7、Tac或CMV启动子,FLAG®和3xFLAG®载体可用于细菌和哺乳动物表达。载体具有肠激酶切割位点,可从纯化蛋白质中去除标签。某些载体可与c-myc一同进行双重标记。请参阅下方载体规格快速参考表,然后单击产品页面的链接以获取更多信息,包括载体图谱。

表1.包含 FLAG® 和 3xFLAG® 标签的细菌载体选项
表2.包含 FLAG® 和 3xFLAG® 标签的哺乳动物载体选项

FLAG®和3xFLAG®:成熟的蛋白检测和纯化系统

重组蛋白在哺乳动物细胞中的表达水平低是个普遍问题,常常难以或无法检测抗原决定簇标签。使用ANTI-FLAG® M2抗体和抗小鼠HRP检测3x FLAG®的灵敏度是任何常用标签的20-200倍。大量可选p3xFLAG®载体利用了强大的CMV启动子驱动表达。

纯化 3xflag 免疫印迹

纯化 3xFLAG®细菌碱性磷酸酶和FLAG®细菌碱性磷酸酶的免疫印迹可转印到硝酸纤维素膜上。用抗ANTI-FLAG® M2单克隆抗体(一抗),抗小鼠HRP抗体(二抗)和ECL™化学底物进行检测。

3xflag图像 2

制备GST和上述标签的C端融合蛋白,并在免疫印迹上进行分析。使用适当的标签抗体、抗小鼠HRP和ECL检测所有蛋白质。

FLAG®和 3xFLAG® 表位高度特异性抗体

FLAG®和3xFLAG®序列包括几个高度特异性的ANTI-FLAG®单克隆(M1,M2,M5)以及多克隆抗体和结合物的结合位点,各自具有不同的识别和结合特性。在大多数哺乳动物和细菌细胞裂解物中,ANTI-FLAG®抗体几乎没有任何交叉反应性。一步纯化形式包括亲和凝胶和96孔板。

SnapFast™ FLAG® 和 3xFLAG® 载体旧款产品比较表

注意:如果曾经使用过FLAG®载体,此图表将帮助您选择与其最贴近的SnapFast™ FLAG®®和3xFLAG®载体。